二維碼

掃一掃加入微信公眾號

Top
網站首頁新聞國內國際河南焦作
時政要聞專題直播網視網談網評
今日頭條汽車旅遊經濟美食
焦作關注房產娛樂體育市場
焦作日報手機報經典微視頻
焦作晚報官方微博官方微信
經典山陽小記者焦作論壇
網上投稿記 協訂報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焦作網>經典山陽>山陽民俗>山陽民俗> 正文

經典山陽

《厚重懷川·穿越城市》係列之探秘古溫之集萃篇
關於古溫農業的那些事兒
更新時間:2016-2-23 8:53:09 來源:焦作晚報
■核心提示

從黃河岸邊來到濟水深處,轉而靠近沁水旁澤,清風嶺上吸一口清涼的空氣,空氣中又彌漫著濃濃的麥香。這就是古溫的山川美。

看遍了古晉城內的蕭瑟風雨,想起了司馬家族身前身後的榮耀與慘淡,其實抵不過傳經布道的一代聖賢——卜子夏。聖賢老矣,陳王廷猶可立馬橫刀,留下太極養生拳恩澤後人。這就是古溫的人文美。

隻言片語道不盡厚重古溫,正如記者去溫縣采訪前,一些專家如是說:“溫縣曆史值得大書特寫。”今日,在《厚重懷川·穿越城市》係列之探秘古溫係列報道即將結束之時,記者將采訪中或讀史時采擷到的精華與讀者分享。

溫縣農業自古以來較為發達。據《左傳》載,夏朝時期,溫縣小麥已屬貢品。春秋時期,鄭國人多次過黃河來晉(今溫縣地區)搶奪小麥。據民國時期《溫縣誌》載,明清時期懷藥種植以溫縣為最,溫縣人多以此為生計,並牽頭組織與沁陽、博愛等懷商在全國各地成立了懷藥商行,盛極一時。據《史記》載,河濟之間的溫地有“千樹荻”(荻,高粱族),溫縣人可坐以致富。因為發達的農業,《鹽鐵論·通有》又讚:“富冠海內,皆天下名都。”

可見,農業在溫縣的發展史上一直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今天,記者就通過幾段閑話與您聊一聊古溫農業那些事兒。

閑話一:司馬懿軍屯製與溫縣

從之前的係列報道中,讀者可以了解到,溫縣南臨黃河、北依沁水,濟水縈繞其間,水資源相當豐富。然而,除濟水外,黃沁河水多次泛濫成災。如何根治黃沁河水患服務農業呢?公元225年前後,由司馬懿創建軍屯製引起的一次治水工程影響深遠。

據史料推斷,司馬懿應該是在公元219年開始向曹操建言創建軍屯製的。可沒過多久,曹操離世,曹丕繼位。因而,有人稱,公元220年至226年間才是司馬懿軍屯製的實質性創建時期。在此期間,軍屯製在溫縣也留下了曆史的影子。比如,與司馬故裏——溫縣招賢鄉安樂寨村近在咫尺的溫縣番田鎮,相傳就是當年司馬家族在此軍屯,大量拓荒墾田而得名的。

司馬懿的弟弟、司馬家族另一位彪炳史冊的人物、北宋著名政治家司馬光的先祖——司馬孚是軍屯製的絕對擁護者。不僅如此,他還是一位著名的水利專家。

公元225年前後,時任河內郡野王縣(今沁陽市)典農中郎將的司馬孚重整引沁灌渠。據史料載,引沁灌渠是繼洛陽附近湯渠之後我省曆史上第二個著名的灌溉工程,但這個灌渠漢代時期已近廢棄。

實地勘查後,司馬孚得知:沁水源出銅鞮山(今山西省沁縣南),屈曲周回,水道九百裏。自太行以西,王屋以東,層岩高峻,天時霖雨,眾穀走水,小石漂迸,木門朽敗,稻田泛濫,歲功不成。最後,他想出了這樣的辦法:舊堰五裏以外,方石可得數萬餘枚。方石為門,若天旱,增堰進水;若天霖雨,則閉防斷水,空渠衍澇,足以成河。雲雨由人,經國之謀,暫勞永逸。

自司馬孚後,曆代對引沁灌渠均有修築。到明萬曆年間,河內令袁應泰開浚廣濟渠,引沁水澆灌濟、沁、孟、溫、武等縣大批農田,對河內地區農業發展影響深遠。據民國時期《溫縣誌》載,民國初年曾設“廣濟渠水利局”。廣濟渠又有24個分支,其中大有堰、大豐堰、常濟堰、興隆堰、豐稔北河等,均從溫縣西北入境,滋養了古溫大片土地。

閑話二:溫、鞏、滎三地的土地紛爭

在明萬曆年間《溫縣誌》、清順治年間《溫縣誌》、清乾隆年間《溫縣誌》、民國時期《溫縣誌》中均用較大篇幅敘述了因為黃河遷移,溫縣、鞏義、滎陽三地的土地之爭。

明萬曆年間《溫縣誌》有這樣一段話:“溫城在河之涘,相距不離數裏,每遇泛漲,突至城下,水退而南,其灘漸可宜麥。溫土在高處者最狹,沿灘一帶溫民半利賴焉……然河流遷變不常,退灘疆界易混。”

由此可見,黃河衝刷而來的溫縣灘區適宜小麥生長,又因依賴清風嶺高地,溫縣小麥年年有收成。然而,黃河遷變無常,退水之後,溫縣與鞏義、滎陽的疆界易混,常有紛爭。

清乾隆年間《溫縣誌》中記載了多次類似事件:為了解決三地間的土地紛爭,康熙十九年、雍正四年先後依據“南塌北補”“北塌南補”等原則對溫、鞏、滎三地地界進行了重新劃定,然而仍是紛爭不斷。

康熙五十年,黃河緊貼嵩山、邙山順流而下,鞏民控告:西自孟津,東自汜水(滎陽)界,東西30裏800頃農田,盡被黃河東流,按“南塌北補”之例,紛紛向朝廷提出訴求。這時,朝廷出麵協調,將溫縣多出的100餘頃土地撥給鞏義,又將溫縣北部地區617頃土地撥給鞏義,才算定案。

然而,雍正六年黃河北徙,溫縣土地盡閃南岸,可鞏民卻不撥給應有額數,且強占土地耕種,溫縣灘民失業告爭。這次事件一直鬧到了乾隆三年六月才有朝廷官員出麵,又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將土地另劃清楚。

其實,直至解放前夕,溫、鞏、滎三地的土地紛爭才算告一段落。

閑話三:

溫縣方言中的“茭草”

“茭”,按現代漢語詞典中的解釋是喂牲口的幹草。在溫縣方言中,“茭草”指的是玉米。

“茭草”在溫縣並非外來音。記者發現,明萬曆年間《溫縣誌·物產》一章中便出現了“茭草”一詞,當時的溫縣曾大量種植這類植物,其種植麵積僅次於黍、穀、稻、大麥、小麥、玉麥、蕎麥等。

那麼,“茭草”是否就是玉米呢?史料中並未記載玉米傳入中國的具體時間,隻是今人根據相關資料推斷,玉米在明朝中後期首先傳入廣西,在明朝末年由廣西傳入內地。按照這樣的說法,“茭草”應該不是玉米,溫縣人或稱玉米類似於“茭草”。然而,如果這樣的說法被顛覆,溫縣便有可能是內地率先種植玉米的區域。

除此之外,山西方言稱玉米為“玉茭茭”,與溫縣方言相近。這或可說明春秋時期曾屬晉地的古溫深受晉文化的影響。

閑話四:

說一說溫縣懷商

民國時期《溫縣誌》載,自明清以來,溫縣人除種植懷藥外,無其他副業,其懷藥種植麵積之大領先於我市其他諸縣。此外,溫縣人也曾在民國時期的懷商幫會中作為組織者,扮演過重要角色。

公元前734年,封建諸侯衛桓公就以懷山藥為貢品進獻周王室。魏晉時期,竹林七賢以酒、藥寄情山水之間,這裏的“藥”指的便是溫縣一帶種植的懷藥。據考證,溫縣種植懷藥的曆史已有2000多年。溫縣以種植懷山藥、懷地黃為主,種植區域遍布全縣,懷牛膝、懷菊花亦有種植。由於溫縣特殊的自然環境,其種植的懷藥藥效純正。明清時期,已有不少當地懷藥商戶在溫縣境內及外地設棧建店銷售懷藥,名揚海外。

懷藥的生產和銷售早在明末就已形成規模,懷慶府藥材大會是當時我國五大藥材大會之一。當時,溫縣的懷商已加入到了主流“懷幫”隊伍中。清康熙年間,這支“懷幫”已形成了龐大的體係,相繼在武漢、北京、天津、西安等地修建會館,開設藥行。懷藥產品通過廣東、上海、天津、香港等口岸銷往東南亞及歐美各國,美國、日本等國家稱之為“華藥”。

然而,如今鮮有人提及溫縣懷商,這與溫縣厚重的懷藥種植文化是不相稱的。

說不完家鄉事,道不盡家鄉美。探秘古溫,記者感受最深的就是:如今,曆史給予溫縣的靈氣,正像春日的芽苗一樣,破土而出。

文章編輯:wxj
焦作網免責聲明:

本網所有稿件,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轉載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有異議請聯係我們即可處理。
刊發、轉載的稿件,作者可聯係本網申領稿酬。


《厚重懷川·穿越城市》係列之探秘古溫之集萃篇
關於古溫農業的那些事兒
2016-2-23 8:53:09 來源:焦作晚報
■核心提示

從黃河岸邊來到濟水深處,轉而靠近沁水旁澤,清風嶺上吸一口清涼的空氣,空氣中又彌漫著濃濃的麥香。這就是古溫的山川美。

看遍了古晉城內的蕭瑟風雨,想起了司馬家族身前身後的榮耀與慘淡,其實抵不過傳經布道的一代聖賢——卜子夏。聖賢老矣,陳王廷猶可立馬橫刀,留下太極養生拳恩澤後人。這就是古溫的人文美。

隻言片語道不盡厚重古溫,正如記者去溫縣采訪前,一些專家如是說:“溫縣曆史值得大書特寫。”今日,在《厚重懷川·穿越城市》係列之探秘古溫係列報道即將結束之時,記者將采訪中或讀史時采擷到的精華與讀者分享。

溫縣農業自古以來較為發達。據《左傳》載,夏朝時期,溫縣小麥已屬貢品。春秋時期,鄭國人多次過黃河來晉(今溫縣地區)搶奪小麥。據民國時期《溫縣誌》載,明清時期懷藥種植以溫縣為最,溫縣人多以此為生計,並牽頭組織與沁陽、博愛等懷商在全國各地成立了懷藥商行,盛極一時。據《史記》載,河濟之間的溫地有“千樹荻”(荻,高粱族),溫縣人可坐以致富。因為發達的農業,《鹽鐵論·通有》又讚:“富冠海內,皆天下名都。”

可見,農業在溫縣的發展史上一直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今天,記者就通過幾段閑話與您聊一聊古溫農業那些事兒。

閑話一:司馬懿軍屯製與溫縣

從之前的係列報道中,讀者可以了解到,溫縣南臨黃河、北依沁水,濟水縈繞其間,水資源相當豐富。然而,除濟水外,黃沁河水多次泛濫成災。如何根治黃沁河水患服務農業呢?公元225年前後,由司馬懿創建軍屯製引起的一次治水工程影響深遠。

據史料推斷,司馬懿應該是在公元219年開始向曹操建言創建軍屯製的。可沒過多久,曹操離世,曹丕繼位。因而,有人稱,公元220年至226年間才是司馬懿軍屯製的實質性創建時期。在此期間,軍屯製在溫縣也留下了曆史的影子。比如,與司馬故裏——溫縣招賢鄉安樂寨村近在咫尺的溫縣番田鎮,相傳就是當年司馬家族在此軍屯,大量拓荒墾田而得名的。

司馬懿的弟弟、司馬家族另一位彪炳史冊的人物、北宋著名政治家司馬光的先祖——司馬孚是軍屯製的絕對擁護者。不僅如此,他還是一位著名的水利專家。

公元225年前後,時任河內郡野王縣(今沁陽市)典農中郎將的司馬孚重整引沁灌渠。據史料載,引沁灌渠是繼洛陽附近湯渠之後我省曆史上第二個著名的灌溉工程,但這個灌渠漢代時期已近廢棄。

實地勘查後,司馬孚得知:沁水源出銅鞮山(今山西省沁縣南),屈曲周回,水道九百裏。自太行以西,王屋以東,層岩高峻,天時霖雨,眾穀走水,小石漂迸,木門朽敗,稻田泛濫,歲功不成。最後,他想出了這樣的辦法:舊堰五裏以外,方石可得數萬餘枚。方石為門,若天旱,增堰進水;若天霖雨,則閉防斷水,空渠衍澇,足以成河。雲雨由人,經國之謀,暫勞永逸。

自司馬孚後,曆代對引沁灌渠均有修築。到明萬曆年間,河內令袁應泰開浚廣濟渠,引沁水澆灌濟、沁、孟、溫、武等縣大批農田,對河內地區農業發展影響深遠。據民國時期《溫縣誌》載,民國初年曾設“廣濟渠水利局”。廣濟渠又有24個分支,其中大有堰、大豐堰、常濟堰、興隆堰、豐稔北河等,均從溫縣西北入境,滋養了古溫大片土地。

閑話二:溫、鞏、滎三地的土地紛爭

在明萬曆年間《溫縣誌》、清順治年間《溫縣誌》、清乾隆年間《溫縣誌》、民國時期《溫縣誌》中均用較大篇幅敘述了因為黃河遷移,溫縣、鞏義、滎陽三地的土地之爭。

明萬曆年間《溫縣誌》有這樣一段話:“溫城在河之涘,相距不離數裏,每遇泛漲,突至城下,水退而南,其灘漸可宜麥。溫土在高處者最狹,沿灘一帶溫民半利賴焉……然河流遷變不常,退灘疆界易混。”

由此可見,黃河衝刷而來的溫縣灘區適宜小麥生長,又因依賴清風嶺高地,溫縣小麥年年有收成。然而,黃河遷變無常,退水之後,溫縣與鞏義、滎陽的疆界易混,常有紛爭。

清乾隆年間《溫縣誌》中記載了多次類似事件:為了解決三地間的土地紛爭,康熙十九年、雍正四年先後依據“南塌北補”“北塌南補”等原則對溫、鞏、滎三地地界進行了重新劃定,然而仍是紛爭不斷。

康熙五十年,黃河緊貼嵩山、邙山順流而下,鞏民控告:西自孟津,東自汜水(滎陽)界,東西30裏800頃農田,盡被黃河東流,按“南塌北補”之例,紛紛向朝廷提出訴求。這時,朝廷出麵協調,將溫縣多出的100餘頃土地撥給鞏義,又將溫縣北部地區617頃土地撥給鞏義,才算定案。

然而,雍正六年黃河北徙,溫縣土地盡閃南岸,可鞏民卻不撥給應有額數,且強占土地耕種,溫縣灘民失業告爭。這次事件一直鬧到了乾隆三年六月才有朝廷官員出麵,又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將土地另劃清楚。

其實,直至解放前夕,溫、鞏、滎三地的土地紛爭才算告一段落。

閑話三:

溫縣方言中的“茭草”

“茭”,按現代漢語詞典中的解釋是喂牲口的幹草。在溫縣方言中,“茭草”指的是玉米。

“茭草”在溫縣並非外來音。記者發現,明萬曆年間《溫縣誌·物產》一章中便出現了“茭草”一詞,當時的溫縣曾大量種植這類植物,其種植麵積僅次於黍、穀、稻、大麥、小麥、玉麥、蕎麥等。

那麼,“茭草”是否就是玉米呢?史料中並未記載玉米傳入中國的具體時間,隻是今人根據相關資料推斷,玉米在明朝中後期首先傳入廣西,在明朝末年由廣西傳入內地。按照這樣的說法,“茭草”應該不是玉米,溫縣人或稱玉米類似於“茭草”。然而,如果這樣的說法被顛覆,溫縣便有可能是內地率先種植玉米的區域。

除此之外,山西方言稱玉米為“玉茭茭”,與溫縣方言相近。這或可說明春秋時期曾屬晉地的古溫深受晉文化的影響。

閑話四:

說一說溫縣懷商

民國時期《溫縣誌》載,自明清以來,溫縣人除種植懷藥外,無其他副業,其懷藥種植麵積之大領先於我市其他諸縣。此外,溫縣人也曾在民國時期的懷商幫會中作為組織者,扮演過重要角色。

公元前734年,封建諸侯衛桓公就以懷山藥為貢品進獻周王室。魏晉時期,竹林七賢以酒、藥寄情山水之間,這裏的“藥”指的便是溫縣一帶種植的懷藥。據考證,溫縣種植懷藥的曆史已有2000多年。溫縣以種植懷山藥、懷地黃為主,種植區域遍布全縣,懷牛膝、懷菊花亦有種植。由於溫縣特殊的自然環境,其種植的懷藥藥效純正。明清時期,已有不少當地懷藥商戶在溫縣境內及外地設棧建店銷售懷藥,名揚海外。

懷藥的生產和銷售早在明末就已形成規模,懷慶府藥材大會是當時我國五大藥材大會之一。當時,溫縣的懷商已加入到了主流“懷幫”隊伍中。清康熙年間,這支“懷幫”已形成了龐大的體係,相繼在武漢、北京、天津、西安等地修建會館,開設藥行。懷藥產品通過廣東、上海、天津、香港等口岸銷往東南亞及歐美各國,美國、日本等國家稱之為“華藥”。

然而,如今鮮有人提及溫縣懷商,這與溫縣厚重的懷藥種植文化是不相稱的。

說不完家鄉事,道不盡家鄉美。探秘古溫,記者感受最深的就是:如今,曆史給予溫縣的靈氣,正像春日的芽苗一樣,破土而出。

文章編輯:wxj
相關信息:
小村莊耍起美學變“網紅”
抗疫文創產品受歡迎
西陶武獅申報焦作“非遺”
看看家鄉的 文物“寶貝”
弘揚焦作黃河文化正當時
書海之中“靈魂衝浪”
一個向陽而生的農民豫劇團
市圖書館大力推進“書香焦作”建設
去年我市爭取4306萬元文物保護資金
焦作網免責聲明:

本網所有稿件,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轉載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有異議請聯係我們即可處理。
刊發、轉載的稿件,作者可聯係本網申領稿酬。

版權聲明|焦作日報社簡介|焦作網簡介|網上訂報|聯係我們
版權所有: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焦作日報》遺失聲明熱線:(0391)8797096 郵編:454002
本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391)8797000 舉報郵箱:jzrbcn@163.com
河南省“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專項整治工作熱線:0371-65598032 舉報網站:www.henanjubao.com
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河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豫ICP備14012713號
焦公網安備4108000005 豫公網安備4108020200000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1120180801
地址:焦作市人民路1159號 報業·國貿大廈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1120180801 電話:(0391)8797000